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靓发> 正文

欲教江湖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1:45

途穷天地窄,世乱生死微。而积乱之后,时势可造英雄,乱世能出人才,则必当生大贤。————题记。南荒仙帝城有一处极盛欢娱之地。那里有莺歌燕舞、有花香酒色、有魂萦梦绕,是一个能够让无数富贵才情之子,流连忘返的地方。那便是,位于仙帝城南面的极尽繁华区域——百里万花街!而在这片区域之中,最为热闹的地方,自然就要数那,既是仙帝城三大名楼之一,又是百里花街之首的“尘欲楼”了。尘欲楼是区别于其他花楼的。单是它的占地面积,便已经足足收揽了整个南街的五分之一,这是任何一座花楼都无法比拟的;其次是它的“选客”制,尘欲楼并非是任何人都能进入玩乐的,只要没有楼里姑娘的邀请,哪怕是再有钱有势的人,都无法碰到里面姑娘的一个手指头。姜婷停下脚步,抬头看着前方。一眼望去,尘欲楼宛若一座巨大的宫殿,占据南街一方,高端大气,金碧辉煌。庭前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好不热闹。就算是白天,也难以得到哪怕片刻的宁静。姜婷扎着俩羊角小辫儿,身着一件浅绿色的袄子,脚上穿的是一双小巧精致的白色银丝绣花鞋。身材娇小的她笔直地站在尘欲楼的大门口,清秀干净的脸上挂着一丝甜美的笑容,一双玻璃般晶莹剔透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尘欲楼的门匾,神色中带着些许激动的情绪。姜婷丝毫不在意,周围那些男人们对她所发出的好奇、且带着探寻意味的眼光,她只是静静地在尘欲楼门口看了一会儿,待到确定了什么后,便再没有任何迟疑,抬脚便沿着石阶朝着楼中走去。“诶,你站住!”一直守在门内的黄衣女子出声道,她早就注意到这个站在门口不断张望的“可疑”女孩儿了。此时见姜婷要进尘欲楼,立马便将她拦了下来。“里要干啥子?”姜婷扬起一张天真单纯的小脸,看着黄衣女子,口中说出的话里带着一股浓烈的不知是什么年代的口音,一种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的乡土气息顿时扑面而来。黄衣女子莫莉张了张嘴,一时间有些愣神。不过,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绷着一张严肃的脸,也不跟姜婷多说什么废话,直接就驱逐道:“这里不是你这样的小孩儿该来的地方。”“为啥嘞?”姜婷继续天真地问。“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莫莉反问道,“不想被人卖掉的话,就快点回家去吧。”“哦,猴。”姜婷深深地看了莫莉一眼,然后点了点头,便想绕过莫莉朝尘欲楼的大殿走。“喂!”莫莉有些生气,她觉得这个女孩儿是在无视她。于是,就在姜婷即将要冲进去的时候,莫莉伸出手,一把抓住了姜婷的手臂,想要将她拽出来。却不料,姜婷就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,直直地就冲了进去。她虽然看上去小小的一个,可力气却大得吓人。莫莉根本就拉不住她,还差点被她给拽着摔了个跟头,最后不得不放手,才能勉强稳定住自己的身形。姜婷回过头,冲莫莉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,又做了一个鬼脸,就准备得意地朝里走,不料一转身,却猛地撞进了一个狭小的怀抱之中。“哐咚”一声,男子和姜婷一同跌倒,紧接着,一阵痛苦的呻吟自姜婷头顶上方传了过来。姜婷趴在男子的身上,一时有些不知所措。待她起身后的第一反应,就是觉得脸颊骨有些疼痛——刚才似乎撞到那男子的胸膛上去了。“妈了个巴子的,你不长眼睛啊?!”逸恒的脾气很不好,刚在尘欲楼管事那里吃了亏,正准备回去向自己的主人诉苦,却不想转头就被一道小人影给撞翻了。姜婷听不懂他在骂什么,却能清晰地感觉到此人很生气。于是,她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,双手无措地扯住自己的衣角,露出一脸的委屈,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,缓缓地低下了头,等候着大人的发落。看见她这般可怜模样,就连追过来的莫莉看着都有些不忍心了。逸恒站起身来后,也是愣了一愣。姜婷低着头,此时别人看不清她的表情,亦看不见她眼中闪过的那抹得意与窃喜——果然,师父教她的这个方法是有用的!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,都是会选择原谅这个可爱的小孩儿的。然而,逸恒作为一个出了名的脾气臭的人,在一愣神之后,还是愤怒了!“哪里来的小丫头?不要命了吗?”姜婷见师父教的招数不起作用,便也就抬起了头,微仰着与逸恒对视,脸上的委屈还没有散尽,脸蛋红扑扑的特别惹人怜爱。只是,这次她并非是想要再求逸恒原谅,而是开口说道:“蜀黍,里撞得偶好痛啊!”“我X......”她竟然恶人先告状?!逸恒一脸错愕地看着她。更令他错愕的是,姜婷那少见得有些异常的口音。如何能够想象,一个如瓷娃娃般精致的小女孩,一开口说话便让人如此“沉醉”。而姜婷本人却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,依旧淡定地道:“算了。蜀黍,里能不能让一哈?偶想过去一哈。”“不行!”逸恒脸色阴沉,他可不是一个会被小孩子轻易给忽悠了的人,“你少给我装傻,说,是不是那个可恶的冰冷女人指使你这么做的?”“里在说啥呀?”姜婷茫然地摸了摸鼻子,突然,她眼珠一转,歪着头朝逸恒的身后看去,并且一脸认真地问道,“里说的,系不系那个姐姐啊?”逸恒带着一丝惊慌与尴尬缓缓地转过头,不出所料地看见一个身穿紫衣,一脸冷色的妙龄女子,正直直地站在他的身后。紫衣女子不过十七、八岁,相貌姣好,清纯中带着冷冽,眉眼清新秀丽,若不是那一身紫衣给她添了一丝妩媚,这样的女子,不免也太过于与这处风尘之所违和了。“逸公子说小女子指使了谁?”玉子的态度极度冷淡,语气上不曾对逸恒有丝毫的客气。逸恒的脸色早已阴沉了下来,阴沉得几乎可以用黑炭来形容了。“玉姑娘记恨在下的方式,未免也太幼稚了吧?”逸恒冷笑着,说道:“在下已经说过,这封书信必须亲手交给贵楼主。既然此时老楼主不在,新楼主又未到,这信便只能由在下先行保管。玉姑娘做管事这么多年,为何如此不明事理,之前出言讥讽在下也就罢了,现在还安排一个小丫头来当众羞辱我。”最后,逸恒这样补充了一句:“真不知你们尘欲楼是何居心,该不会是以为,这仙帝城只有你们这一楼吧?”呃......姜婷看了看逸恒,又看了看眼前这个冷清的女子,有些欲言又止。“逸公子怕是误会什么了吧。”玉子同样回以冷笑,“这个小姑娘,并非我尘欲楼的人。”“这丫头出现在你们妓院,难不成还是我风满楼的人了?”逸恒明显不信。只是,他的话音刚落,玉子以及不远处的莫莉都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。莫莉的脸上除了难堪,还比玉子多了一份忧色,她好心地沉声提醒道:“逸公子,这里是尘欲楼。”逸恒眼中闪过一丝轻蔑,但下一刻又像是想起了什么,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而姜婷这次是真的茫然了。不过,她也没有想那么多,只是想把要找的人找到。于是,她清了清嗓子,开口道:“那个,偶其肆是来找人的。请问......你们吉岛紫凉在这里吗?”逸恒瞪了姜婷一眼,并没有相信她的说辞。“你来找紫娘?”玉子开始正眼打量起姜婷来。姜婷点了点头,任玉子审视。等了好一会儿,才听玉子继续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偶叫姜婷。神农姜,美好婷。”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